Mangosteen

੧ᐛ੭甜甜山竹
布袋戏为主,正逆都有
人很佛,洁癖还是tag见啦

[双一哥|史素]你要试试今日新品吗?

比奶茶还甜的双一哥!来自 @仙心藏玄 的点梗:“素素请spa喝珍珠奶茶,spa觉得珍珠奶茶没有素素甜”虽然我写出来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(请罪)

正文↓

琉璃仙境大门被安静推开,走进一位儒雅温文的顾客,夹着笔记本选在刚好留有一盏小灯的角落,任由灯光照在风流眉角。

店长还没来得及招呼,已经有热情的侍应生眉开眼笑地围上去点单。

“看来是素某长有一张凶神恶煞的面孔,让你们避之不及、如同洪水猛兽。”店长调完一杯咖啡装杯,面上故意带着黯然说起。

活泼的侍应生自然不信这套,回给前者俏皮的鬼脸,“这话我已经听过不下一百次,拜托店长下次先戴上面具遮一遮这张水脸。”

素还真不再玩笑,...

一个大胆又社情的梗
参考各种西幻文or未来星际人外文设定,雁的背上有形如细密排列的羽翼痕迹。
摸上去肯定又【】又【】,让雁【】不已。

[温/任酆]癖好

是老夫老夫带女儿(……),还有中年人的午夜小车车


温皇注意到酆都月的耳垂红了一片,像被人用力揉搓过,视线停留的时间难得延长,酆都月汇报的语调还能保持在正常水平,右手却蠢蠢欲动。

直到出门彻底隔绝对方的视线,他终于忍不住捏上泛红的耳垂,这点颜色短时间又不能消下去。


上个星期酆都月抽空去配了眼镜,近视带来许多问题,带上一点伪装却能恰好掩盖掉一点泄露出来的情绪。

他拿着列好的清单锁门,百里潇湘已经发动汽车等他,在他弯腰坐进来以后丢出一个白眼。

这个角度看过去,酆都月的眼镜上有道反光,说不好对方有没有趁机回敬一个礼尚往来的白眼,百里潇湘心中自作主张大度地提前原谅他。

打折时间还没到...

[双一哥|史素]报春

说给 @墨山无崖 结果拖到这么晚,墨哥我磕头谢罪orz


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”


昨日落了一整天的雨,正气山庄的庭院里一片乱花覆着湿泥。

俏如来进门的时候顺手带进来一支花,轻轻唤了声爹亲。

史艳文正在里屋翻书,见到亲儿自然是高兴。俏如来望了一圈,书桌上暂时找不见花瓶器皿,只好继续持着花与他对话。

史艳文笑着问他,精忠今日怎么有心情折花私藏、这般爱不释手。俏如来忙道不是,他只瞧见门外落了一支花,系着淡色丝带,不知是哪位慕者特意留在门外。

俏如来将花枝递过,他的父亲饱受风华眷顾,儒雅温文,配着云州大儒侠的名声,总有不尽的春意投来问路。这样羞涩的举动不是第...

一个假车,不要屏蔽我qwq

我个人是不介意旧文被喜欢点推和评论,所以怎样日我的lof都没有关系,请不要有打扰的心理负担www
甚至是一连串点下来也不要紧,我会认为那是可爱的你对我的最高认可。
被私信问到了所以来回答一下。

[任酆/温酆] 不知温饱 章四

为了发糖而大爆字数到4k的一章,温皇上线,这文任温一人论

本章又名《楼主你追上我就来睡我》《楼主我自己跑一圈回来了,你赢了》

第一章 第二章 第三章

还珠楼的新装赶在过年前完成,喊来几个厨子洋洋洒洒做了许多吃食。酆都月提前升了热炉摆开,又隔了烟,顺带隔去外面的冰寒。这一年各处无战火、传来俱是寻常的消息,生活没多大的意思,还珠楼的人却觉日子过得还不错,做起杀手营生,总归不用再继续为着吃穿发愁的紧张日子。

众人酒足饭饱热闹得过了头,迷糊间歪斜着叠在一处,倒是保持最后的神志没敢去招惹楼主。他仍是一副不化的神情、热酒熨不暖,隔着酒盏把目光停在酆都月的佩剑上。

未出完年接来...

[任酆]不知温饱 章三

酆都月中心/任酆

第一章 第二章


算着日子快要过节,酆都月领着冰剑下山去镇上添些新衣,临到了回去的时候,发觉手上有些拉不动。他回头一看,冰剑撇着脑袋,眼神被点心铺的精致糕点勾住。

到底是个小姑娘,酆都月失笑,拉着冰剑的手准备拐回点心铺挑选一些。既然喜欢,先不要克制了,一会儿自己看着点别让她吃了太多误饭点就行。

谁知冰剑又拉回他的衣摆,这下低着脑袋第一个往回去的方向冲。

酆都月顺了一把她的发髻,悄声问道,怎么又不想要了?

冰剑练剑的时候透着凶狠,现在却有些怯怯地回答,贵了。

酆都月揣了一下带出来的财物,心想什么时候让人有了还珠楼的人买不起一两块糕点的认知。他还没来得及...

思索了一下,不知温饱那篇里面的私设已经和原著岔开十万八千里,比如楼主的真面目百里是知道的,以后怎么下手搞他就是个问题...不过想说的是,既然已经和原著偏离,我决定彻底丢开魔心鉴,假书害人!让我的副楼安心在楼里赚钱顾家养楼主和凤蝶,这样就可以HE了。(说的太好给自己的野望鼓鼓掌👏)

[菩提双子]Enter(HP paro)

群里的片段稍微补充一点发出来XD 大家圣诞快乐


赮在旋转的长梯停下前穿过人群,面对一脸温和的新教授时收敛起平时外露的尖刺,他将长袍一遍遍小心捋过,在心中反复挑选一些适当的词汇拼凑出完整长句。

“教授,我是说…可以占用您一点时间么?”

侠将头转过,疑惑和急迫散落在赮的那双眼中,他总是控制不住将手放在对方的发顶轻轻拂过,“可你要学会自己解决问题。”他当然清楚是什么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可爱的学生,但是答案不应该太早揭露。教授不吝于留下一个笑容,那张熟悉的脸再次转回。

长梯剧烈颤动,停在不属于赮的下一节课那层,他只好选择再次离开。

赮从漫长的旅途中醒来,夜晚还在沉睡,他的思绪独自穿行,刚结束...

1 / 6

© Mangosteen | Powered by LOFTER